2012.07.06 中国科学报:一线研究人员为什么不愿意做科普

科普,急需将一线专家的声音传递给公众,因为他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有义务为公众进行科普。遗憾的是,一线专家很少走出“象牙塔”,目前在科普讲堂上比较活跃的是退休专家或者一些资深院士。对于公众非常想了解的一些研究进展,很少有一线专家愿意来科普。一线研究人员为什么不愿意做科普?制度使然。目前,对于一线研究人员的评价指标只有两个:一是能够拿到的研究经费,研究经费越多得到的绩效就越高;二是发表SCI文章,且每年一评估,每年一排队 ...

2012.07.06 韩健:老海归把好职位都占了吗?

无疑,那些早几年回来的海归都混得不错,比如2000年左右回来的。早几年,海归还有光环,也比较受重视。他们得到好的位置是应该的,因为他们承担的风险也更大。这就是机会,自己没能在最佳的时机回来,不能怪任何人。也不能说他们的水平不高,在国外混不下去才回来的。人家担风险先回来了,占据了好的职位,是理所应当的,说任何理由都没有用。说他们把好位置都占了,也未必。有这种想法的人,把机会放到他的鼻子下面,他可能也看不见。什么是机会?“ 机会 ...

2012.07.06 吴飞鹏:有了冠冕堂皇遮盖下的官本位规则,怎能有创新?

昨天临下班,收到一封邮件,貌似是领导在征询关于“规则”的意见。其实,这也就是一个认认真真走过场需要的步骤,就像戏台上亮相后的侧身、举鞭和抬腿后的那些动作,随着后台的鼓点,在台上绕一圈。这个规则是非常重要的,对每个科研人员,对中国科学,甚至可以说是对中华民族的科教事业,因为它规定了,谁可以当研究员,谁不能当研究员;也规定了谁可以当高级研究员,谁不可以当高级研究员。其中有一条很有意思的规定:支撑岗位是指为基础研究、战略高技 ...

2012.07.06 王善勇:澳洲——冷暖人生

说起澳洲的人情,首先要从海关说起。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老婆和我,从美国出关的时候,海关人员就向审犯人似的把我俩查了个底朝上,不让我们带走美国的一片云彩。后来总算没查出什么有美国特别纪念意义的东西,才把我们放行了,但我们的心情也因此低落到了极点。而后我们大包小裹,一路风尘从美国飞到了澳洲。当我们出示护照,等待再次受审的时候,前面那个漂亮的澳洲女海关人员,满面春风,竟然跟我俩说了句中文:澳大利亚欢迎你们!然后没怎么查,就让 ...

2012.07.06 雷立旭:SCI and SCIENCE——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对待SCI

摘要:当SCI (= Stupid Chinese Idea)在中国横行时,本来可持续演化的science就被终结(SCIENCE = Stupid Chinese Idea Ends its Naturally Continuable Evolution)最近几年,科学网时而出现关于SCI的讨论。其中有人认为SCI是有益的,有人认为是有害的。比如说,有人说SCI谋财害命(孙滔,彭颢舒,“清算”SCI,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 ...

2012.07.05 高峡:为什么老科学家怀念以前或国外的学术氛围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我国学术界出现一个现象:一些老科学家在谈到学术环境和学术氛围时,要么怀念几十年前的,要么怀念国外的,似乎只有在那里才看到科学精神的传承。而对国内的学术环境,较多的是批评和忧虑。现从学术氛围及学术交流视角,将很有代表性的几个老科学家的讲话举证如下:上世纪80年代起,钱学森多次指出:“在我们国家,不但是学术讨论气氛不浓,就是一个集体当中,封锁、闭塞、闭关自守等现象也非常严重。这是违反社会思维学的规 ...

2012.07.05 人民日报:我们亟需正常的学术批评

国内学术界有一个现象,就是公开的学术批评较少,私下的个人攻讦较多,缺乏对于学术观点公开的、客观的批评,而过多地在背后私下议论,甚至是进行人身攻击当前国内学术界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未形成良性的、建设性的学术争论常规。人类认识真理的过程是漫长、曲折的,很多曾被认为是真理的立论,在后来被证明是存在不足、甚至是谬误的。牛顿的经典力学被爱因斯坦推翻和限定,就是典型的例子。常规的科学研究,更需要一个健康的、建设性的学术争论氛 ...

2012.06.30 文双春:搞科研——搞懂搞清搞定

俺们这些所谓的博导和硕导时常要遭遇这类问题:如何搞科研?在我看来,这类问题属于“不可云”,俺们“圣人”应当行不言之教。理由是,科研之经全在科研的过程之中,只有靠搞才能感悟,搞多了不言自明;这就像唐僧西天取经,最终取回的是无字经,真经在九九八十一难的体验与感悟之中。硬要俺们云或言的话,无非两种效果:在科研老手看来,了无新意;对科研新手来说,空洞说教。不信俺们做个试验,请诸位耐着性子听我唠叨完如何搞科研,看看你是否有此感受, ...

2012.06.30 方唯硕:博士研究生待遇与要求都提高了

本来只是想把药物所博士生的新待遇通告一下,写个微博。不过既然已经动笔,索性借机多说几句相关的话题,扩展成一篇博文。从今年4月份开始,国家给博士生的生活费从每月1000元提高至1800元。这样药物所博士生的生活费/助学金由每月1500提高至2300元了。因为课题组出的每月500元标准未动,所以直到最近谈到延期博士生待遇和来源时,才从教育处得知这一消息。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为学生高兴。我原来认为博士生的待遇 ...

陈路:青年千人计划的趣味统计

2012.06.30 陈路:青年千人计划的趣味统计

第三批“青年千人计划”的名单公示了,共有178人,结合第一批(2011.6)的152人、第二批(2012.1)的221人,总数已达到551人。向来在学术方面崇洋媚外的我,在眼馋这些名人履历之余,顺手用无比强大的办公兼统计软件——excel做了个趣味统计。记得之前做过高学历群体的相关调查统计,扣除遴选过程中的非科学因素,想想还是可以贴出来消遣一下的。1、80后——青年千人计划,自然全都是青年人,分布在1971-1985年龄段 ...

上一页 1 2 3 ... 98 99 100 下一页 到第
  •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