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5 人民日报:我们亟需正常的学术批评

国内学术界有一个现象,就是公开的学术批评较少,私下的个人攻讦较多,缺乏对于学术观点公开的、客观的批评,而过多地在背后私下议论,甚至是进行人身攻击当前国内学术界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未形成良性的、建设性的学术争论常规。人类认识真理的过程是漫长、曲折的,很多曾被认为是真理的立论,在后来被证明是存在不足、甚至是谬误的。牛顿的经典力学被爱因斯坦推翻和限定,就是典型的例子。常规的科学研究,更需要一个健康的、建设性的学术争论氛 ...

2012.06.30 文双春:搞科研——搞懂搞清搞定

俺们这些所谓的博导和硕导时常要遭遇这类问题:如何搞科研?在我看来,这类问题属于“不可云”,俺们“圣人”应当行不言之教。理由是,科研之经全在科研的过程之中,只有靠搞才能感悟,搞多了不言自明;这就像唐僧西天取经,最终取回的是无字经,真经在九九八十一难的体验与感悟之中。硬要俺们云或言的话,无非两种效果:在科研老手看来,了无新意;对科研新手来说,空洞说教。不信俺们做个试验,请诸位耐着性子听我唠叨完如何搞科研,看看你是否有此感受, ...

2012.06.30 方唯硕:博士研究生待遇与要求都提高了

本来只是想把药物所博士生的新待遇通告一下,写个微博。不过既然已经动笔,索性借机多说几句相关的话题,扩展成一篇博文。从今年4月份开始,国家给博士生的生活费从每月1000元提高至1800元。这样药物所博士生的生活费/助学金由每月1500提高至2300元了。因为课题组出的每月500元标准未动,所以直到最近谈到延期博士生待遇和来源时,才从教育处得知这一消息。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为学生高兴。我原来认为博士生的待遇 ...

11

2012.06.30 11

11111

2012.06.30 孙学军:科研合作众生相

在目前各个学科发展迅速并不断细化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全面了解和掌握多种,甚至某一类的全面知识。更不可能全面了解多学科的最新进展和新技术。从客观上考虑,围绕科学问题或技术障碍为中心的各类科研合作是现代科研工作的一道风景。在科研领域混的时间一长,特别是合作的比较多时,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合作类型。而在科研合作过程中,许多人类的典型特点也往暴露无遗。这里只是这一些典型现象进行分类描述,绝无所指任何个人,切勿对号入座。第 ...

曾庆平:谁敢质疑美国“大牛”?

2012.06.30 曾庆平:谁敢质疑美国“大牛”?

【科研故事】大概关心抗肿瘤药物研究动态的同行们还记得今年年初媒体报道的“超级阿司匹林”这件事。这个所谓的超级阿司匹林是一种以阿司匹林为母体制备的同时能释放一氧化氮和硫化氢的人工合成化合物,其令人震惊之处在于它对结肠癌细胞株的体外抑制率比阿司匹林高10万倍,而对其他6种癌细胞株的体外抑制率也有成千上万倍之多!我们当时看了这篇论文后,在万分惊叹之余也生出一点点疑惑,作者在评价超级阿司匹林抑制肿瘤细胞体外生长能 ...

2012.06.30 蒋继平:研究生碰到这五种导师最好尽快离开

这里讨论的是师生关系的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之一, 因而,也是科学网上经常提及的话题。大家为什么关心师生关系这个话题,我想答案一定很清楚。 这是因为研究生和导师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是一个很特殊的关系。 在人生的旅途中, 除了父母外,师生关系是人生的一个最重要关系。 所以,俗语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即使一个硕士研究生, 平均来说也要和导师相处两年时间。在这两年中, 经常要面对面地讨论有关问题,交流观点。这个过程在 ...

2012.06.30 研究生离开师门后的几种选择

有人说,写博克就是挖坑,让人跳进去。前天我写了一文,就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不小心掉进去了,而且陷得很深。昨天吃晚饭和太太谈起这事,我说一篇博文已经有70多个评论,我必须一个个地回复,很忙。 太太说我自讨苦吃。吃好晚饭, 在电脑前认真地回复评论,发现有好几位读者对离开导师后的去向表示担忧。有的干脆要我进一步谈谈这方面的内容,并且指出既然提出问题,就应该提供进一步解决问题的措施。我觉得这些读者的想法是对的。假如我们只是看到问题 ...

2012.06.30 喻海良:院士的学术报告

昨天晚上在公交车站偷听了几个来自中国的学生的对话,他们在谈论听某院士的学术报告。他说,在出国前,他在原大学听过某院士的学术报告,然而,两三年后,他再次去听该院士的学术报告时,里面的内容几乎和以前的一摸一样。同时,在报告过程中,有学生就领域内当前的热点问题向该院士提出问题,该院士明显答不上来,只好打马虎眼转移话题。当然,对于没有听过该学术报告的同学而言,似乎院士们神了,什么都懂。然而,如果几年中多次听了某些院士的学术 ...

2012.06.30 马臻:慎重选择博士后(或博士生)导师

在科学界,很多人(包括以前的我)认为只要做好科研,就能成功。很多导师不知是不懂或是愚民,对学生说只要你好好做科研,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确,没有good science,就可能没有good future;但是有了good science,走错了路,还是一样没有good future。这就是Peter J. Feibelman写的A PhD is Not Enough: A Guide to Survival in Science一书的精髓。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人采取达尔文“适 ...

上一页 1 2 3 ... 98 99 100 到第
  • App下载